1999年

2017-01-30 07:24

采访当天,陈柏松将记者带到西马村南侧的一大片鱼塘边上,说他家的田就在这里,本来他跟养殖户有协议,每年每亩田有200元的收益,但是从去年开始这位养殖户就拒绝给付,现在他一分钱也没有了。

近年来国家非常重视农业的发展,种田不但不要上交农业税了,而且国家还有各种经济补贴,农民种田的收益和积极性普遍提高,很多农民又出来要田。2011年,陈柏松向陈良芳主张自己的土地权益,由村委会出面协商。协商结果是,从2012年开始就由养鱼户付给陈柏松,每一亩每一年200元钱。他已经付了三年给我了,2015年没有给我,他的意思就说,你们官司打定下来以后,是谁的我就给谁。

但是现在这块地登记在陈洪芳的土地经营权证书上,他认为这笔钱不应该由陈柏松拿,于是双方就有了矛盾争议。别桥镇农经站副站长董建芳介绍,近年来这样的土地纠纷特别多,为了化解矛盾,明确农户的承包经营权益,全镇正在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。

杨志荣介绍,当时二轮土地承包的时候,农民的负担较重,种田积极性普遍不高,土地相互流转的现象非常普遍,村会计只能按照村订合同,在谁手里种就登记在谁的承包经营权证书上。

这一次确权登记,除了进一步明确国家的土地政策之外,一个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处理一些1998年当时二轮承包的历史遗留问题,农户觉得有争议的,都可以申请进行重新确权,政府部门也会尊重事实,依法登记。

1999年,陈洪芳将这块地流转给了陈良芳开挖鱼塘从事养殖经营至今,村里有类似情况的人家还不少。据村民初步统计,仅西马村一个村,村会计登记有出入,存在土地争议的就达30多户人家。难道真的是村会计工作马虎写错了吗?别桥镇西马村党总支书书记杨志荣解释,1998年二轮承包土地确权的时候,村会计是严格按照农户与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合同来登记的,而且在村务公示栏进行了公示,但是当时没有人来反映登记有错误。这个怎么说呢,不是他们所说的写错了,因为这个农村特别是1998年,2000年包括就是1999年的时候那个土地大家都不要的,因为你第二轮没有主张自己的权利嘛,包括陈伯松我也问他的,你自己当时1998年发的时候,你有绿本子有吧,有的,当时你有绿本子的时候,村订合同上你的这个面积没有了,还有经营权证书上你的这个面积也没有了,当是在1998年就应该提出来,到村里来这个田是我的,应该要登记我的,当时你就是放弃了。

就在1998年,农村地区进行第二轮土地承包登记,但遗憾的是这块土地没有登记在陈柏松的承包经营权证书内。我和我们村上其他的农户都是一样的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被那个村里会计把我们这个田,写到人家绿卡(土地承包证)上面去了,我的田是一亩四分六,写到陈洪芳的卡上变成一亩半了。

溧阳市别桥镇农经站副站长董建芳表示:这一次的土地确权,是对二轮承包的进一步完善,是让农民大家有一个放心的定心丸,吃一个定心丸,也就是1998年到2028年,就是二轮承包时间30年不变。确权的依据就是以二轮承包为依据,已发放的经营权证书为基础,进行土地确权。

日前,溧阳市别桥镇西马村村民陈柏松来电反映,说他有一亩多的承包地流转给养猪户开发鱼塘,本来每年都能拿到稳定收益,但是现在这位养殖户突然不给他钱了。陈柏松认为,自己经济利益受损是由于村会计工作粗心马虎,将原本属于他的承包地胡乱登记到了别人家的土地承包证上,而他们村出现这样错误的人家还不在少数。

养殖户陈良芳坦言,这两年他之所以没有给陈柏松钱,是因为村里有一个叫陈洪芳的人也来跟他要钱,说这一亩多田不是陈柏松的,而是自己的,这让陈良芳感到很为难,干脆就一家都不给了。同样一块田,怎么会出现两家主人呢?事情还要从上世纪90年代说起。

陈柏松介绍说,从一开始承包到户,这田就是他种的,种到1995年秋收以后,就给陈洪芳种了。他一直种到1998年,1998年秋收以后,陈柏松又要了回来。